台灣癌症防治網

文章分類

快速搜尋

草原戀歌

秦嗣林

這次來到內蒙古騎車可以説是一趟奇妙的旅行。把小時候讀過的地理課本上的蒙古草原及東北大興安嶺壯麗的風光真正的領略了一下。

第一天領隊江源就介紹了車隊的工作人員。我特別對一個面帶靦腆羞澀的年輕人有了一些興趣,並不是他有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外表,而是他溫柔的眼神裡你可以感受到一份少見的善意與熱情,這在現在的都市中已經找不到的一種純真。

他的名字叫達西,是內蒙古布里雅特族的青年,也是這次車隊的隨行技師。對他的了解初時是透過領隊的介紹,尤其當大伙知道他才新婚沒幾天就爭著開他的玩笑,窘得他滿臉通紅像遮了塊紅布似的,好不逗人。

前天車騎到中途沒油了,我解下後預備油箱想加點油,這時一隻黝黑的大手一把搶過油筒幫我加起油來了,我定睛一看正是達西出現在我的身邊為我解決了這一項難題。我不知怎麼說謝謝,只好説「恭喜你結婚了!」這小子又是一陣臉紅,高興的連連點頭道謝,一溜煙騎車走了。

今天中午,車隊特別騎車拜訪了達西的家,準備好好瞧瞧他的新娘子。

車隊騎進了呼倫貝爾大草原,在藍天綠草之間我們來到了達西新娘子的家「蒙古包」。人們從草原地上擁來迎接我們,連牧羊犬都似知道有客來訪,搖著尾巴圍著車隊高興的吠叫。我們一群人被當成上賓般給請進了主賓帳中,主人捧出了甜點、水果、奶茶招待我們,這時我們眼睛一亮!看見了新娘子「小馬」。

小馬是個臉蛋清秀個頭不高的漂亮女孩,看她身穿著喇叭袖洋紅禮服就知道她是個新婚的快樂妻子。

達西內向害羞,而小馬倒落落大方,只見她進進出出的忙活著,一會佈菜上羊肉、一會兒招呼大家多嚐嚐桌上的佳肴。滿臉都是幸福的笑容,看了讓人不禁想知道草原上這美麗的愛情故事是怎麼發生?

我們在飽餐了一頓「大把肉」及羊肉包子後,趁這對新人稍事休息之際,我忍不住的說:「達西,你們倆的認識的經過能跟我們交代一下嗎?」大伙一聽更是大聲起哄!小倆口禁不起鼓動私下嘀咕一下,就片片段段的把這首愛情的故事給串了起來。

1917年俄國布爾什維克發動了十月革命,徹底摧毀了沙皇政權,列寧下令所有的皇族都必須接受無產階級的鬥爭。於是聖彼得堡的皇族們開始了前所未有的流放生涯。

布里雅特族是俄國貴族的一支,遠從歐洲千里之外遷移到貝加爾湖之濱暫時定居下來,但不久受到列寧格勒的命令,這一族人必須改徙西伯利亞,在無可奈何之下才舉族往南到了呼倫貝爾大草原。

達西是個布里雅特平常家庭的孩子,出生不久家裡請來了西藏密教上師給他取了屬於佛教的名字。自小達西領著妹妹在大草原上放牧牛羊,一家人逐著水草而居,和樂融融。

小馬有弟弟、妹妹。打小父親就不在了。家全靠母親裡外辛苦張羅。小馬知道身為長女的責任,除了上學以外把時間全放在操持家務上面。當有空閒時間時,她也常幻想著草原上有個心儀的男孩騎馬經過她的家門口。但直到小馬高中畢業在海拉爾找了份工作補貼家計為止,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依然行蹤渺茫沒有出現。

達西25歳了,家裡父母總是提醒他該獨立了,甚至在他工作的機械公司裡都有許多同事在言語中刺激他該「開竅了」。達西何嘗不想呢?但對一個生活單調,言語木訥的人而言,好像緣份總在遙遠的天際。

單位上有一些年紀長點的姊妹淘爭著給小馬找對象相親。但小馬總覺得沒什麼感覺。小馬相信心儀的對象從天邊慢慢會出現在眼前。

達西的叔叔一段時間身體有些不舒服,但家理的牛、羊群還是每天都得放牧。這天實在操不過來了,只得給達西的爸爸捎個信,希望能讓達西或他弟弟來幫忙。達西的爸爸就把這任務交給了正在放假的逹西。達西騎著犘托車來到了叔叔的農場,叔叔交給他一個單調的任務~「放羊」。達西對羊是熟悉的,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小馬放假後比上班可忙多了,除了家裡的事務外,外頭的活也不輕鬆。擠牛、羊奶、拾牛糞、打水餵牲口、做飯等樣樣都得自己來。在布里雅特族群裡女人是家庭的重心,守著羊群和孩子們是上天賜給的幸福,小馬的媽媽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

「小馬,今天你弟弟代表家裡參加活佛的加持法會,妳帶著羊群到西邊草場放牧去,注意別把羊走失了!」。一早媽媽在灶腳上大聲吩咐著,小馬連忙應著:「娘,知道了!可我弟好像把摩托車騎走了!」「那就騎馬吧!」小馬的母親跑出了廚房為女兒準備馬鞍。小馬換了紫色的長袍與馬靴,跨上了她最喜歡的二歳馬「莎莎」,一揚鞭領著自個家的羊群往大興安嶺的方向緩緩出發了。牧羊犬「野狼」高興的在羊群中奔竄狂吠,似乎感覺出來今天姑娘的心情不一様。

達西很久沒騎馬了,但今天叔叔家的摩托車沒油了,嬸子就說了:「達西,馬圈裡這匹黑風久沒馴了。你叔最近身體不好,你就騎著也順便跑跑讓那匹雄馬學著聽點話」。達西答應了,扛著馬具往馬圈走。小「黑風」通靈似的知道可以到草場伸伸腿了,提起了前蹄嘶叫起來。達西上好馬具一翻身騎上了「黑風」還沒來得及拉韁,「黑風」箭似的衝了出去,達西費了好大的勁才控制了馬的奔馳。後面的羊群都不知所措「咩」「咩」的叫著。達西拉馬回韁趕著羊群向著遠方森林的方向前進。

達西打小牧羊,這活對他來說不是什麼難事。騎在馬背上隨著馬蹄的起伏達西想著上個月參加同學阿里的婚禮。看到打小一起長大的同學有了美麗的新娘,自已的心上人在哪兒呢?看著高掛的日頭,達西索性來到松樹林裡倚著馬背幻想起那個以後會成他的另一半的女孩。想著想著,達西竟然睡著了......。

小馬領著羊群來到草場,為了避免羊兒走溜了,小馬不時吹著口哨指揮「野狼」把走的太遠的羊趕回來。中午的艷陽火融融的照在草原上。小馬想找個陰涼的地方休息一下,在馬背張望許久,除遠方一片松林再也沒地方躲日頭了,“駕”~小馬催著馬及羊群往林子方向走走,昏沈中,小馬回憶起電影男女主角在草原奔馳的畫面。奇怪!小馬心裡嘀咕著,從來沒有想過的男女之情最近彷彿老是縈繞著腦海中。

「汪」「汪」在野狼狂吠聲中,小馬突然從夢境中醒來。放眼一看給驚呆了!「哪來這那多的羊啊!」原來自家的羊群突然多出了許多羊來,一時小馬可就慌了!牧羊人最怕的不是走失了,反而是兩群羊混在一起了,要分誰家的羊可得費很大的功夫呢!小馬連忙下馬用雙手趕著自家羊群,但兩群羊像約好似的怎麼趕都分不開。「這是誰家的羊?怎麼沒人看哪!」小馬只能高聲求救了!

達西夢見從草原的那一頭,布里雅特的女神「徳里雷莎」騎著烏亮的黑駒輕盈的來到他的面前,她臉上帶著一抹微笑,伸出手來遞給了達西一朵粉紅色的鮮花,達西正要拿,不料撲通一聲摔下馬來。達西突然驚醒了,松林的涼風吹拂著滿身大汗的牧羊人,「我的羊呢?」達西看著週邊空曠的草地疑問的對著馬自言自語起來。「黑風」似乎知道答案,抬起了馬蹄往草原另外一方馳去。

正當小馬滿頭大汗圍著自家的羊打轉之際,「野狼」突然狂吠了起來。小馬抬起頭看見背著光的一乘馬聳立自己的面前,小馬看不清馬上是什麼人,而來人一直盯著自已打量。小馬由羞變怒朝著馬上的人喊道:「有什麼好看的!沒瞧見我在分羊嗎?別老擋在那兒!」。

達西一下子儍了,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是女神的化身嗎?為什麼這樣眼熟又深深吸引著他!這樣的景象如果可以永遠停留該有多好啊!

「喂!聽到了沒有,讓開!」

草原上的羊群各自有主,每家牧民的羊兒在耳朵上都打著標籤,要分別誰家的羊本來不難,但是一下來了一大群羊可能就要慌了手腳了。達西趕緊跳下馬來幫著眼前這姑娘把兩家的羊分開。忙活了好一陣子,兩群羊總算理清楚了,達西家的給趕到草溝東面吃草去了。這時「野狼」發現騎馬來幫忙的陌生人眼睛一直停留在主人的身上,本能吠一聲就撲了上去。達西抱著這頭高大的藏犬在草地上翻滾。小馬看著這付景象又好氣又好笑。她大喊著:「黑狼,黑狼」但兩個鬥在一起的動物沒有和解的意思,小馬急了直接跳進去緊抱着黑狼的脖子,三個各有所思的身驅在大草原上纏在了一起。

我笑著問這對新婚小倆囗,「後來怎麼了!」達西抿著嘴滿臉通紅的儍笑著,實在逼急了只好小聲的説道:「我喜歡個小的女孩!」小馬反而比較大方,含羞的拉了拉達西的手說道:「我第一次看到達西雖然背著光看不清楚,但我明白我的愛人騎馬來了!」。臨別時小馬為達西穿著蒙古的禮服,那細膩動作,溫柔的眼神,讓整個藍天都醉了。


在Facebook分享  馬上按讚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贊助捐款 勸募公告 財務報表 醫療相關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