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癌症防治網

文章分類

快速搜尋

抗癌鬥士-林蘇秀美女士

本文出自癌症新探63期

蕭秀

1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慈祥的聲音,當她瞭解我訪問她的用意時,她說:「我自己生病的事情自己最清楚,我是家中的獨生女,雖然有四個子女(三女一男),但是她們都很忙,還是我自己敘述給你聽吧!」

我今年70歲,記得是在民國93年年底的時候,與朋友同樂,唱完我酷愛的日本歌之後,突然感到胃部劇痛,因為地利之便,到住家附近的中型私立醫院掛急診,檢查後,醫師告訴我先生說:「你太太很嚴重,是肝腫瘤,最多只能再活3個月。」於是我在那家醫院住了17天,我一直覺得不對勁,想換更大的醫院,但是醫師都說還不能出院,最後我找了個藉口,說要回家處理金錢的事情,醫師才准予放行,並叮嚀我一定要再回來~~~~~~~。

平常我就喜歡結交朋友,住院期間親友也都建議要到大醫院作詳檢及處理會比較叫人放心。巧得很,她們推薦的都是台北榮總陳醫師,因此就在94年年初住到台北榮總,包括於外院雖經過兩次的胃鏡檢查,診斷為原發部位不明的腺癌但有肝臟轉移,陳醫師叫我不要去想自己是第幾期的癌症病人,ㄧ枝草一點露,首要要做的事就是好好與醫師配合,努力把每一天過好,陳醫師活在當下的建議,讓我在絕境中有了面對生活的勇氣。於是開始了一連串的化療,並接續口服的化療;到民國98年就在決定是否停藥時,竟發現原來我有胃腺癌,推測最初診斷可能是胃腺癌合併肝轉移,在98年2月由陳醫師轉介給外科蘇醫師,做了胃全切除、脾臟切除及膽囊切除後,開始另一階段的化療,這時因為陳醫師屆齡退休,我的病改由蕭醫師主治,在打針治療的時候,蕭醫師告訴我:「那個針很貴的!」可是我實在無法忍受拉肚子的痛苦,最後決定還是改用口服的治療方式。

在化療期間掉髮時,因為掉得不乾脆,我就直接拿剪子自己推理成光頭。我記得動完大手術回家後,我告訴自己不能依賴他人,一定要自己堅強起來,回家第一天就在家中客廳練習走路,先從距離比較短的橫向扶著東西慢慢走,練習幾天後,就改走距離長的縱向,沒多久我就能直著身體自己走路了,體力整個恢復得很快。

記得在化療期間最不舒服的時候,有位修女來探訪,我告訴她,我不想活了,因為治療很痛苦,修女說:「上帝要接妳的房子還沒建好,妳還不能去。」經過她的鼓勵,自己不斷的告訴自己,要活就要動,而不是躺在床上等康復…。我是基督徒家庭,我從不舒服的那天起就每天認真的禱告,結果我竟一天比一天的好了起來;蕭醫師每次看到我都說:「妳每次都笑咪咪的,妳是高興甚麼?」「我高興~~活著真好啊!」

我除了有愛唱日本歌的好友外,與外子更是形影不離,有他的場合,必定會看到我,我們攜手同遊世界各地,而台北市近郊的冷水坑、擎天崗是我們最常去的地方。有一天他突然失智了,問他簡單的3+6等於多少,他只笑而不答,交代他事情時也只是笑笑,住在附近的同學來訪,同學說看似中風,建議到醫院去,於是送到馬偕醫院,卻診斷出肺腺癌合併腦轉移,因為屬於末期無法手術,化學治療10個月就離開了。還好,我的朋友很多,我的個性又開朗,很快的就從悲傷中走出來了,我都告訴自己,要保護自己的健康得靠自己了,現在只須要每個月到蕭醫師的門診去檢查就可以了。

我平常愛唱日本歌的嗜好仍偶爾為之,因為我的聲帶也長過繭,做過手術,所以要好好的保護才行,我最常做的運動是瑜珈,我從年輕時就練起,因此我是有瑜珈底子的,另一項運動就是走路。此外,每個週末的家庭聚會時,來陪我的有子女孫子們,此時通常下廚煮給7-8人吃的就是我,厲害吧?!

癌症治療是一個長期抗戰的過程,須要病人本身的堅持,家人親友的支持,生病七年多以來,要感謝的人太多,特別要感謝台北榮總的醫師們,在我人生最困難無助時拉了我ㄧ把,親切的蕭樑材醫師總是相當的關心我,當我遇到任何疑問時,總是耐心的為我解惑。

不要聽信偏方,多運動、重視營養,與醫師密切配合,是我捱過死蔭幽谷的良方。

聽完林女士的敘述後,不由得對她肅然起敬。祝福她永遠健康快樂!萬事如意!


在Facebook分享  馬上按讚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贊助捐款 勸募公告 財務報表 醫療相關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