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癌症防治網

文章分類

快速搜尋

我依然美麗

陳錦安

十八年了,沒錯! 是十八年前動的乳房切除手術,回想起來,一切過程卻是如此清晰仿若昨日,還記得,才剛為自己勇敢的結束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感到慶幸,就像一匹脫疆的野馬正想好好的在蔚藍的天空下,盡情的馳騁,享受自由的可貴。用一連串的進修課程來彌補早婚生女,沒能留學的遺憾感到疲倦是個警訊,可是當時不懂,也不夠愛惜自己,等到拖著透支的身體回到台灣,朋友以懷疑的眼光質疑兩邊大小極不平衡的乳房,好強的我還戲謔的說「沒錢隆乳先做一邊」,是拒絕承認自己是那個倒楣鬼吧!

在好朋友怜慧的安排下,帶著小說,一個人輕鬆來到醫院,滿心認為真是多此一舉!陳啟明大夫的親切,讓我很放心,只是不解,為什麼他需要眉頭深鎖?

「嗯! 沒事找名醫麻煩「,看在好友關心我的的分上原諒我吧!下不為例。

啊? 找病理醫師立即穿刺? 天啊,好大一支針,要顧及形象,當然不能大叫
診療室內氣氛凝重,拿著小說門外等候,依稀聽到護士說「是鈣化啦....」

「是嘛! 我說沒事嘛!」,偷笑,繼續看我的小說等待報告。

陳醫師再度請我進診療室,眉頭皺得更深。
「有那麼嚴重嗎?不就是鈣化嗎?」
「啊?鈣化報告不是我?」
陳醫師仔細的解釋X光片上的種種.....腦子一片空白,他再說誰啊?

我竟然拿起皮包,鞠了一個躬,什麼話也沒說,帶著不爭氣的眼淚就走了,只聽
到護士小姐在後面喊著「腫瘤已經很大,要立刻開刀,不能拖啊......」

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個晚上,好吧!割頭也不過碗疤大,切就切吧! 誰怕誰!
感謝陳醫師對我的包容,更特別花時間讓我面對現實,不再逃避,短短一天趕緊安排開刀前的準備工作。

媽媽才剛因為肝癌過世,爸爸一定承受不起心愛的女兒也要面臨癌症折磨,如何是好?就為他安排個三天的身體檢查吧。

下雨的清晨,送爸爸進中心診所報到後,隨後到孫逸仙癌症中心(現在的和信)入院,好友素貞老早從三芝趕來,鐵青著一張臉,不知情的護士,還以為她才是病人呢!把兩個遠在美國的兒子,女兒照片掛在病房的牆上,我要一醒過來就看到他們,呆坐病房中,竟然不是抱頭痛哭,一句「太可惜了!這麼漂亮的乳房就要割掉了!?」 、「不甘心!「拍照留念吧!」。

念頭一起,隨即行動,天啊!竟然在應該是愁雲慘霧的病房中,我擺各種姿勢拍了裸照,在難以遏止的笑聲中我被推進了開刀房,告別跟了我41年美麗的乳房…..

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成為「半邊人」的自己,真想把浴室的鏡子打破,連翻身都帶來巨痛的我,好懷念那些「輾轉」不成眠的夜晚,化療讓我變了一個人,喜愛的香水成了催吐劑,枕頭上的髮絲更是令人怵目驚心。

打針後的冰冷身體彷彿是一具活死人,那個美麗的我已經不知去處!不禁問天,為何如此坎坷?

怎樣才能讓自己不要再吐?深呼吸有用嗎?突然看到書桌上一本被我冷落許久的書,是清華大學盲友有聲書籍委員會寄來的,加入清華大學志工,為盲人錄製有聲書,是很久的事了,總是給自己找理由拖拖拖。

好了,這下沒理由了,唸吧! 調整呼吸,打起精神,為別人做點事總比等死好
不知不覺當中,一本書沒多久就念完,不再吐了,「人」也清爽了。

活了過來---拿了好幾個淋巴,右手腫得蠻嚴重,連舉手也困難,可是站在牆邊做「爬牆」運動就像個白癡。

無意間跟著朋友到王美幸老師的畫室,竟然激起我想要留下生命痕跡的渴望,
畫吧,管他像花還像草,只要活著一天就應如春花般美麗,盡情的畫吧!

一幅接一幅的畫,手不再痛,也可以舉高。

癌症第三期,不樂觀吧,來探病的朋友,只要喜歡,就送一幅畫作為告別紀念吧,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的很歹勢,人沒死,畫嘛,普通而已,丟臉喔!

滿五年時,我做了乳房重建,不再為義乳掉入游泳池內的噩夢困擾,在天主的悅納下,我領洗成為天主教友,隨神父到監獄,勒戒所傳福音,教唱聖歌,我認真的教學,自詡為音樂大使,希望能讓大朋友小朋友都愛上音樂,更重要的是,讓周遭的朋友們感受到我擁抱生命的可貴。

是的! 我依然美麗,不,應該說是我比以前更美麗!


在Facebook分享  馬上按讚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贊助捐款 勸募公告 財務報表 醫療相關

回頂部